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盛宠嚣张妃:夫君,请指教

上架时间:2018-10-16

盛宠嚣张妃:夫君,请指教 已完结

盛宠嚣张妃:夫君,请指教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慕岑音 分类:穿越架空

她以帝都第一支奇舞引他惊鸿一瞥,踏上这条满是荆棘的路。 “白亦辰,告诉我,兵符在哪儿?” 她生性凉薄,却终是忍受不了一次次的生离死别之苦。 “眼泪的味道,原来不是咸的,是苦的......” 她本无心与其他人争夺什么,只心系自己艰巨的任务。 “西门钺,这个任务完成后,我想归隐山林,不再踏入尘世一步。” 但是,麻烦却一次次找上她。 “既然你们在这世上活腻了,那么,我不介意亲手送你们上路!”"""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天越四年,春,申时,帝都。

烟语楼内、风月桥上,人头攒动、人声鼎沸,月湖亭中坐着不少纨绔子弟、达官贵人,就连碰巧路过的游子,也不禁因此驻足。

众人的议论声中,时不时传出素浅歌这个名字,不知情的外地人一打听才知,此女乃烟语楼新来的清倌,弹得一手好琴,才几天就名扬帝都。今日申时三刻,她将在月湖为众人初次献舞。

说起这个舞,倒是奇了,传闻说此乃舞与水上,唯有素浅歌一人能舞出。到底是什么样的舞,唯有她一人才能舞出?这下可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。

一阵急促的琴声从湖的那边传来,人群中吵杂声渐小,众人遂声望去,见一白纱笼罩的小船正缓缓划来,伴随着渐近的琴声。不出一会儿,就清楚的看见了船头坐着一位紫衣女子,她右手毫无征兆地向上一抬,最后宫调一落,船在离岸不远处的湖面止住。

白紫相交的轻纱在风中飞舞,紧贴的面纱勾勒出她尖翘的下巴,眉下一双凤眸抬起,眨眼之间,寒光一闪而逝,换上的是不达眼底的笑意。背后淡蓝色的轻纱拂过她的头顶,与她飘舞的紫色纱袖擦肩而过,此番美景,引起岸边的人不禁感叹。

在众人感叹之际,素浅歌已抱琴走入船舱内,此时船内梓云出,小家碧玉之貌,足以吸人眼球,一身粉色侍女装,已让人明了此人身份。

“大家安静一下,今日,我们素姑娘特意在月湖献舞,想必各位也听说了此舞于水上跳,如何跳,呆会素浅歌姑娘定会让在场所有人大开眼界,见识我们帝都第一支奇舞!”

“好!好......”岸边发出强烈的响应,叫喊声充斥耳膜,亭中的各位听了此番话,皆对“帝都第一奇舞”来了兴趣,几个纨绔子弟也因此坐直了身子,有的还倾身相望。

梓云入船内,素浅歌见她进来,便站起身,她笑着对素浅歌说:“接下来就交给我,你好好跳舞就行了。”

“嗯。”素浅歌轻点了一下头,梓云帮她整理了下面纱和头发,为她掀开帘布,她提裙倾身走出去,站在船头。微风拂过,衣袂飘飘,岸边无声,人皆屏息凝望,唯恐错过了她半个动作。

琴声霎时从船内飞出,他们已无暇顾及抚琴者为谁,唯专注于展袖起舞的素浅歌。

一抹紫色的身影倏地从船内冲出,脚尖轻点湖面,惊起一阵涟漪,身子腾空翻起,划成一个优美的弧度,再次落于水面,飞袖旋转,脚下像有无数朵盛开的水莲花。

尔后,停止旋转,身子微倾,面纱中红唇一抿,右手伸向月湖亭,袖中倏地飞出一条白绫,缠绕在亭子的红柱上,她飞身过去,如鬼魅般绕亭转了一圈,目光在一白衣男子身上扫了一遍,面纱下的嘴角泛出一丝冷笑,将其他人的惊呼当耳旁风,只一心想着自己今日的任务。

回湖面,收绫,一个飞旋,激起阵阵涟漪,一个翻腾,带起片片水花。

亭中的白衣男子慵懒地靠在红柱上,微眯的双眼中激起一丝玩味,盯着湖面起舞的素浅歌,绝美的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俊逸的容貌,引起不少女子如痴如醉的表情。

他十分好奇此女到底是何身份,竟拥有如此绝妙的轻功,并且刚才,她好像有打量过自己。

“啊”地一声惊叫,伴着“扑通”一声,惊醒了所有人,素浅歌的身影已被惊起的水给吞没,她刚才所处的水面唯余一阵巨大的涟漪。

众人惊呆了。亭中几个纨绔子弟跳下水,白衣男子也随后跳了下去,慌乱之中,有人大叫着“辰王爷”,之后再无人跳下去“英雄救美”了。

不一会儿,不少官兵赶来,向湖边聚拢,一半人跳下水,另一半人沿岸寻找那个被称为“辰王爷”的人。

辰王爷,白亦辰,是西门皇朝唯一的外姓王爷,先帝的亲外甥,皇帝的亲表弟。十四岁上战场,一举成名,被先帝封为骁勇将军。十七岁时,就手握整个王朝大半的兵权。传闻先帝本意是立他为皇帝,但遭朝中大臣反对,后来嫡三皇子西门钺被扶上皇位。于是先帝将兵权一分为二,其中大半给了他,另一部分给了镇国将军。

岸边鸦雀无声。男子静静地坐在地上,左膝立起,左手撑在地面,如一块纯白无瑕的玉,在阳光下煜煜生辉,身上的一粒粒水珠如同一颗颗点缀的水晶,闭上的双眼,起伏的胸铺,就连微微颤动的睫毛也像清晨沾了露水的蝶翅。

“咳咳......”一旁浑身湿透的女子吐完最后一口水,单手隔着面纱捂住嘴,轻声咳嗽,生怕惊破了此时的宁静,她低下头,双手抱住双臂,将头埋在膝间,身体微微颤抖,紧贴的纱衣突显出她精致的腰身。

白亦辰睁开双眼,眸中闪动着流光,视线移到女子身上,眼睛微眯,伸出右手指向右边站着的人,“你,把外袍脱了给本王。”

“啊我...?”清秀男子一愣,疑惑地指向自己。

他一个眼神横过去,男子立马脱掉外袍递向他,他站起身,接过外袍,蹲在女子旁边,给她披上,她一愣,抬起头,看向白亦辰,眸中荡漾着的水波流转着,很快,便又垂下眼睑,低声道了句谢,拉紧衣袍。

“王爷,你这样会染上风寒的,浑身都湿透了。”清秀男子担忧地看向他。白亦辰斜睨一身亵衣的他,“那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换上?”他立刻哑口无言,立在一旁像块木头样杵着。

“明霆,还愣着干嘛,让群人去找大夫。”白亦辰扫了眼清秀男子,清秀男子赶紧照他的吩咐去办了。素浅歌抬头看了眼那清秀男子,方知原来他就是史上最年轻的兵部尚书明霆。白亦辰走过来将她横抱起,“你没事吧?”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。

她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,抓紧他的袖子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轻轻摇了摇头,“王爷还是放我下来吧,怕是会坏了王爷的名声。”

“不用担心那些,现在身子骨最重要,回烟语楼,等大夫来。”他边说边抱着她往烟语楼走去,周围的人都识相的退到一旁,不敢大声议论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