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驾驭王朝

上架时间:2018-10-09

驾驭王朝 已完结

驾驭王朝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破壶 分类:穿越架空

一名职业狗仔,失落山崖,砸死一头猪。 结果,猪死了,他活了,却是活在了一个未知的年代。 职业狗仔权倾朝野,问鼎天下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  第一节可怜的狗仔

  陈响本是一名摄影爱好者,大学毕业后从事自由撰稿人职业。说白了,就是一名职业狗仔。

  (本书故事纯属虚构,请不要模仿)

  别看陈响才二十一岁,但在娱乐圈,陈响的大名可谓恶名远扬。不少明星大腕一提起‘陈响’二字,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后烧成灰,再从上面拉两泡屎盖上,就这么恨他。

  或许是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,天理昭昭恶有恶报,终于让陈响报应了一回。

  某一日,陈响跟踪某知名导演来到风景秀丽的雁荡山。就为了选择一个绝佳拍摄角度,好把这知名导演伸懒腰的动作,拍摄成欲抱女经纪人的镜头,结果陈响一失足跌下万丈山崖。

  谁知道时空一时的紊乱,陈响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毫无记载的年代。这个朝代叫做大丰,按照陈响后来所了解到的情况,这个时代也就相当于‘前世’大明朝的样子。说的是中文,用的是汉字,甚至连一些官员府衙的字号都差不多。

  照着小说里的情节,穿越后不是重生为婴儿,就是占据某人的灵魂。可陈大狗仔却不一样,他是光着身子就这么从天而降。落地的时候,还正巧砸死了一头猪。结果,猪死了,他却活了下来。我地亲娘啊,这头猪简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。

  却说陈响赤条条从天而降砸死一头肥猪,人也摔的七荤八素昏迷了过去。此等奇事惊动了县大老爷,马上命人连猪带人押进了县衙。

  陈响一连昏迷了三天才清醒过来,结果醒来后满嘴‘胡说八道’,非但不说自己的名字,还威胁要‘投诉’他。气的县大老爷大手一挥,重打了二十大板,并随手给他起了个名字~~‘猪天降’。要不是县大老爷为了霸占那头猪,连名都懒的起。

  啪~!县令一拍惊堂木,“猪天降,本大人问你,到底是何居心来到本令管辖之地,又因何砸死农家肥猪。”

  “猪你妈个头啊,你们是哪个剧组的,导演是谁?麻痹的,老子非告死你不可。知道我是谁吗,信不信老子一张照片就整臭你。”

  两天来,这位从天而降的‘猪奇人’,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人话。但是,却把两边的衙役吓的一哆嗦,居然敢指着县令骂他老妈。

  “大胆!给我掌嘴!”

  县令一声令下,两边衙役扑上来就是一顿海扁。陈大狗仔哭天喊地,他现在最想见的就是警察,哪怕来两个城管都行。

  就这样,陈大狗仔被‘屈打成招’,不但认可了‘猪天降’这个名字,连罪名都承认了下来。被县大老爷一怒之下,卖给了中都府一家青楼,美名其曰~卖身还猪。

  青楼中不但有青衣红牌,还有不少相姑,说白了就是鸭子。妓、院老鸨冯妈几次都想把猪大奇人调教成相姑,怎奈他的扮相不好,那眼珠滴溜溜乱转跟个贼似得。从此后,猪天降又多了一个身份,妓、院的龟奴。

  俗话说人走时运马走膘,倒了霉晒个太阳都能落一脸鸟屎。陈大狗仔几次的逃脱,都被青楼恶仆抓回来一顿酷刑。

  至此,陈大狗仔才知道古时妓、院看家恶仆有多可怕。前世的黑社会与他们比起来,简直就是~活~雷~锋!

  两个月来,前世的陈大狗仔今世的猪天降,每日里埋头苦干,弄的自己跟要争夺龟奴界第一劳模似得。逢人便带三分笑,五米之外必鞠躬。

  为了与楼中姐妹打成一片,猪大奇人还专门为她(他)们谱写了一首词曲,讴歌了这种甘于奉献青春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“菊花残~满腚伤~你的笑容已泛黄~”猪大奇人深情幽怨的演唱,听的楼中姐妹一个个奔泪流涕,大有出钱养着他的欲望。

  此曲一经面世,立刻广为流传,简直成为青楼界的楼歌。猪大奇人也被好事者冠名为‘菊花猪’,奉为青楼中的楷模,龟奴界的一朵奇葩。

  自此后,猪天降名声大噪,慕名者纷纷而来,大有‘为人不识菊花猪,混遍青楼也枉然’的局面。

  猪天降兢兢业业,老鸨冯妈渐渐放松了对他的警惕。但内心里,猪大奇人依然坚定信念,时刻想着怎么逃出去。

  “天降,今天客人比较多,你去给后院玄字号房送点吃的。小心点,那丫头野的很,还没驯服。”冯妈满脸横肉,透着一股青楼界大嬷嬷的威严。

  猪大奇人一听‘玄’字号房间,心中一喜,逃跑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  玄字号房间设立在后院,那里关押的姑娘不是刚买回来的,就是暗中抢来的人。一般的新人都是先扔在‘玄’字号饿上两天,再送到‘地’字号遭受非人的折磨。

  猪天降几次观察,发现最佳逃跑路线,就是后院马廊。上几次都是靠两条腿跑,跑多远也会被人轻易追上。只要有马,他觉得一定会成功。

  猪天降端着一小碗遭米粥,来到了后院。说是‘玄’字号,其实就是一柴房。

  两名恶仆一看这劳模龟奴来送饭,眼神中充满了鄙视的表情。猪大奇人经过两三个月心里和生理上的磨练,早已经做到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的上层境界,微笑着点头走了进去。

  柴房中的草垛上,绑着一名女子。此女子柳眉杏目唇红齿白,一双略带惊恐的大眼睛,清纯的让人心醉。

  猪天降心中不禁有点惋惜。看年纪不过有十五六岁的样子,特别是眼神中还带有一丝怨恨,别有一番味道。

  “我说姑娘,人是铁饭是钢,来!今天哥喂你吃。”猪天降好心的挖了一勺粥,要送到女子的嘴边。

  “滚!只要放开本姑娘,我定将这里杀的片甲不留。要不是你们用下三滥的迷魂香,休想碰本姑娘一根手指。”女孩目露杀气,冷冷的看着猪天降。

  猪天降小心的看了外面一眼,“嘘~小声点。我说丫头,你家是哪的,我可以帮你传个话,让家人拿银子把你赎出去。”猪大奇人动了恻隐之心。

  “呸!我又不是青楼女子,凭什么拿钱赎人。”

  “小姑奶奶,你小声点,我可是真心在帮你。说实话,我跟你一样,也是莫名其妙被人卖到这来的。”猪天降吓得恨不能把小姑娘的嘴给捂上。

  “鬼才信你的话,只要本姑娘出去,一样不会放过你。我要告诉我爹,把你们都问斩。”小姑娘愤怒的瞪着眼睛。

  猪天降苦笑了一下,一伸手把裤腰带解开,露出半拉屁股。上面藤条抽打的疤痕历历在目,特别的显眼。

  “你~你干什么,下流!”女孩羞的赶紧把脸转了过去。

  “瞧我身上这伤痕,咱们都是受苦的人。丫头,我是不想看你这么小就受辱,冯恶婆肯定会把你头一水卖个高价。趁着她还没叫人驯服你,赶紧找人赎身吧。”猪天降好心的说道。

  “你~你要是真想帮我,那就去报官,我是在一家黑店被迷倒后绑到这里来的。”小女孩眼睛里好像有了少许期待。

  “我地个娘啊,这里府县两衙都在本青楼有分成,他们是一伙的。上次老子逃跑,都到府衙门口了,结果还是被抓回来毒打了一顿。我说丫头,没用。”猪天降摇了摇头,叹息着说道。

  “我家离这太远,来回要一个多月。要不,您就把我放开,我练过功夫,可以自己逃出去。”小姑娘乞求的看着猪天降。

  “你想什么呢,你跑了,我就死定了。冯大贼婆早就想找人暴老子菊花,在污泥里清纯了这么久,容易吗我。”猪天降不满的白了两眼。

  “什么是~暴菊花?”小姑娘天真的看着猪天降。

  “就是~男人和男人之间~那啥,说了你也不懂,还是先吃点东西吧。”猪天降无奈的拿起了碗,他可不想带着个累赘逃跑。

  “大哥哥~求你了,把我放开好不好,我可以带你一起走。”小姑娘眼泪汪汪的看着猪天降。

  “你带我走?切!等会我就自己跑了,不用你带。”

  “你要是不救,那我只有以死来保清白。”小姑娘眼中露出坚韧之色。

  猪天降看着眼前陌生女孩一双纯洁的眼神,也觉得有点可惜了。

  “奶奶地,大不了被抓回来做鸭子。小丫头,我问你,你家里有钱吗?”猪天降看到这女孩眉清目秀,不似一般穷人家的孩子。来到这个世界,总得相办法先弄笔钱。

  小女孩看着猪天降,想了想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好,我救你出去,并负责送你回家。但是,你到家后必须给我~一百两银子。”猪天降可不知道这小姑娘家世显赫,自己一念‘善’因,却改变了他这一生的命运。

  “行,一定给你。”小女孩一听才一百两,赶紧同意。

  猪大奇人英雄救美之心一起,什么都不顾了,解开女孩手脚上的绳索。两人简单商量了一下,猪天降来到门前,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。

  “两位大哥,天字号的红姐说要张头帮她买盒胭脂,给了三钱碎银,剩下的是赏钱。我觉得这钱不能让老张头一个人赚,我是不能出去,不知道你俩谁愿意去?”猪天降忍痛拿出前天才偷到手的三钱银子。

  两名护院一听,这可是好事,能赚一半还多。这小子还算挺懂事,没把这样的美差让给张老头。

  “菊花猪,你小子这样做就对了,以后在这院子里,我哥俩会罩着你的。”其中一个家伙贼笑着拿过银子。

  “谢谢两位,以后有好事我还想着您哥俩。”猪天降点头哈腰的说道。

  看着一个家伙屁颠屁颠的走向前院,猪天降对另外一个勾了勾手,“哥们,来,给你看样好东西。”

  “好东西?什么?”剩下的这名护院,疑惑的跟着猪天降走进柴房。

  那名护院看到地上的绳子,吓得一把抓住了猪天降。

  “啊~人~人呢?”这可是冯妈让特殊照看的姑娘,听说为了买她花了不少银子给黑店。

  房梁上,那女孩一跃而下,手里青砖狠狠的砸在护院的头上。护院连惨叫声都没发出,就砸晕了过去。

  “小丫头,手脚还真灵活,赶紧跟我走。”猪天降由衷的称赞了一句。

  来到门前,猪大奇人刚要走出,就听着‘扑’的一声,那小姑娘竟然拔出护院的刀,一刀捅了下去。

  “我地娘啊~你~你杀人了~?”猪天降吓得腿脚一软,差点坐到地上。

  “这样的人死有余辜。快走!”

  小姑娘说着,一拉猪天降两个人跑出了柴房。

  “我说丫头,杀人可是大罪,这回我可被你害死了。别走前门,跟我去后门,那里有马廊。”猪天降一边埋怨着,一边反客为主,拉着小姑娘向后面跑去。

  “你听着,马廊里有个二傻子力气不小,这回你出面引诱,我来放倒他。”猪天降小声说道。

  这条逃跑计划是猪天降观察了很久,才找到的一条逃生之路。不过,最关键的是要把马廊的看守放倒才行。这看守不好女色,却喜欢男人。猪天降几次想出卖一下色相换取自由,都在最后关头忍了下来。他怕自己出卖色相以后,那二傻子一上瘾把他包下来,那可赔大发了。

  马廊里坐着一个跟铁塔似得家伙,正在那里喝着小酒。突然,马廊尽头身影一闪,出现了一位姑娘。

  “你~你是谁?”那大汉醉眼朦胧的看着姑娘,还没等站稳,就听着脑后‘啪’的一声,一块大青砖砸在了后脑勺上。

  猪天降激动的看着大汉,就等他歪倒好去抢马。谁成想,这家伙后脑勺上砸出一个大包,跟没事似得看着猪天降。

  “王八犊子,你敢砸我?”大汉啪的一把抓住了猪天降的衣领。

  “不~不是~大哥你听我说~我是爱慕您~别~别打!”猪大奇人郁闷的上吊的心都有。刚才那一下怕使劲大了砸死人,所以力道轻了一点。这下完了,二傻子不得爆死他。

  就在这时,只听着‘扑’的一声,一把尖刀从大汉的后心穿了出来。

  “我地个亲娘啊,你怎么又杀一个。麻痹的,这回冯妈要是把老子抓回去,恐怕不是当鸭卖了,非当鸭子煮了不可。”

  猪天降惊恐的看着倒地的大汉,从前生到今世,他今天头一回见到杀人的。不管在什么年代,杀人总是重罪,自己洗都洗脱不清。

  “他们在那里~别让他们跑了~!”

  就在猪天降还在愣神的时候,马廊外一声大喊,青楼的护院们持刀追了过来。跑在最前头的,就是刚才买胭脂的哪个家伙。他还没到前院,就碰上了天字号的红姐,简单一说就露了馅。

  那女孩已经牵出一匹枣红马,看到有人追来,一纵身上到马背,刀面一拍,枣红马及溜溜~一声长鸣。

  “别扔下我~丫头~咱不带这样的~救命啊~!”

  猪大奇人都快恨疯了,自己拼着命把这丫头救出来,关键时刻要扔下他自己跑。

猜你喜欢